抖音最火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是什么歌,抖音最火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是什么歌曲?

#头条创作挑战赛#

当地球上最偏远的角落已经被技术征服,等待着经济开发;当任何你喜欢的事,在你喜欢的任何地方,按照你喜欢的任何时间,以任意速度传到你这里;当时间除了速度、瞬时性、共时性就不再是他物,而且作为历史的时间已从所有人的存在中消失不见;当一位拳击手被视为民族的伟人,当有数百万人参加的大型聚会被看成一大胜利——然后,是的,然后,在这些骚动之上,那问题依然幽灵般地纠缠着我们:为了什么?——去向何处?——过后,又怎么样?

——海德格尔

去年6月的夏日傍晚,飞机在模糊的暮色中缓缓降落。

CA4109,成都-北京,下午15:00点起飞,18:10到达,难得的准点。但这只是落地时间,距离出机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——首先,要进行一段滑行才能到达停机廊桥,也有滑了很长时间后,依然得上摆渡车的情况。

得滑多久呢?比如像今天一样足足滑行了半个小时,终于抵达廊桥。途中机长居然踩了一脚急刹车,所有人都撞到了前排座椅上,比遇到气流时还强烈,随即飞机停住——难道跑道上也有红绿灯?当然不是,是有要起飞的飞机路过跑道。

盛夏来临之前,疫情未及肆虐之时,舷窗外的首都机场自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忙。

大兴机场落成并投入使用前,肩负着全部承载和运输重任的首都机场共有T1、T2、T3三座航站楼(1/2未改建扩建时)对应每座航站楼有三条跑道。但并不是飞往T3的航班就一定降落第三跑道,因为天上的飞机太多了,而最大最忙的T3,一条跑道往往不够降,所以如果你的航班被临时安排降落到T1跑道,那等飞机再滑行到T3,通常就需要半小时。

如果飞机又不幸被安排在远端停机位,那走到到达大厅还需要15分钟——T3的墙上曾经就贴着这样的提示。

作为拥有100万平米、全亚洲乃至世界最大的单体航班楼,最初T3还规定——起飞前45分钟停止办理登机手续,而那时普通机场通常是30分钟。我记得有几次被分配到最远的登机口,仅过安检后步行就要20多分钟:不能怪其严格,实在是太大了,没45分钟,根本来不及。

抖音最火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是什么歌,抖音最火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是什么歌曲?

算算日子,似乎自从疫情发生之后,就再没回过北京。时间真快,一晃两年。两年前,疫情来袭,命运之轮又一次开始转动,它将世界切割出两段截然不同的历史,过去所熟知的一去不复返,许多人的人生轨迹被改变——我们的一部分生活好像被偷走了,有些只能存在于回忆和憧憬之中。

时间拥有一种惊人的魔法,它能够让所有最初觉得惊讶的事情变得习以为常。如今,全民口罩已成为新时代的标志,这期间,我们经历了奇幻的疫情大暴发和奇热无比的夏天、特朗普下台、全球旅行和航运的脆断与重启,全球政府的巨额救济与通胀、还未休止的俄乌冲突……..

神奇的事情也接二连三地发生,外太空空间站新建起“三室一厅”;元宇宙模糊了虚拟与现实,时空概念在多个维度被刷新;全球最大“烂尾楼”、建了100多年的巴塞罗那圣家族教堂在疫情高峰期封顶;纽约首遇暴洪,欧洲亚洲迎来最热夏天,气候极端化让现实世界运行逻辑难以为继…….

有时,偶尔想起曾经计划的西亚和白俄罗斯之行,已经不只是模糊遥远:愿望当真仅仅成了愿望,现实像推土机一样碾平所有的残垣断壁,然后眼见着新楼盖起、宾宴四散,旧日了无踪迹。

抖音最火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是什么歌,抖音最火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是什么歌曲?

疫情终究改变了每一个人的日常,时间之矢已无法倒转,世界再也回不到从前。多少坚固的东西都在烟消云散,那些耳边响起的崩裂声,仿佛低徊于时光深处的惊雷。旧的一页悄然翻篇,没有正式道别;新的世界加速拼图,不会友情提示。

猎猎风起,在风云变幻的时间河流里,无数故事和心愿流走,没有留下痕迹。

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,我们回不到过去,哪怕仅仅是花的朵影,叶的凋图,情的沧浪,人的聚散…….这些,都远远逝于不回头的光阴洪水里,我们变成涯岸送行的人,千万难。

那些逝去的爱人、错失的自己,那些宿命的偶遇、无疾而终的恋情,总能唤醒并不迟钝的记忆,让我们想去努力收集和重建生活中那些悲伤或失去的。谁会被铭记?又以何种方式被恒久怀恋?当这些记忆从中消散,是否意味着真正的遗忘?

我只是希望,所谓遗忘,可以迟来一点——尽可能地偶尔在“停歇”的间隙里行走,收集忽然明亮的图景,忽然清晰的想法,忽然跌宕的情感,忽然如云朵投下阴影一般到访的思绪,再把如五彩气球般飘过脑海的它们抓紧记录——自然,也不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天分不够。曾经我相信写作是一场大梦,可以有一生时间来努力练习,天赋不够,勤奋来补,终有一生来完成——可是,天色渐亮,马车变成南瓜,公主要去打卡,而星光渐渐黯淡成石头。

对抗遗忘的行动是如此缥缈,但人的一生,一定要曾经特别努力过,哪怕时间非常短暂。因为那些曾经努力的片段,可以使你免于几十年虚度的羞耻感——这是人和虚无之间的交易。

我们务必不虚此行——

哪怕仅仅是观赏一朵花开,欣赏一次日出或日落,或者只是在某个陌生城市的街角闻到忽尔飘来的咖啡香味,也要让身体里那些柔软的触角,去感知这个世界的美好。

记忆突然照亮了我,仿佛又被拉回,拉回那个数年前即将开始独自漫游的午后。也是从那时起,我开始用文字再现旅程,通过“我”呈现曾到访过的“世界”的面貌,而“世界”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“我”——路上相逢的一个眼神,一句偶然却意味深长的交谈,抑或是二手书店中尘封书页上的诗句,博物馆转角旧楼里昏黄的灯管,都隐藏着历史的褶皱、生命的故事和心灵的启示。

抖音最火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是什么歌,抖音最火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是什么歌曲?

旅行中最大的不确定性,不是抵达,而是如何抵达。说到底,旅行或者人生,就是一次次解决如何抵达的生命过程。抵达世界的丰盈,也抵达内心的辽阔。

人生像是一场长跑,它如同马拉松,却不是比赛。长跑从来不是以选择一个竞争对手、要战胜这对手而开始的,而是以选择挑战自己、定一个目标而启程。它不是一起步就要冲到最前,也不是要紧紧跟着别人的节奏才行,它甚至是,无需一定要跑完全程的。

人在螺蛳壳里,也在历史的洪流中。我们每个人都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,渺小又庄严。

年少的我们,总想透过可乐的玻璃瓶底,去看远方究竟有多远。天真的幻象熄灭后,剩下无尽长路,多的是平凡痛苦,随波逐流。又或许因其无常,并不知是什么在等着我们,在下一个转角。

夜幕低垂,犹记那个西南城市的夏日,空气中有淡淡的花树清香,街灯漂浮在头顶,仿佛天空在微微发光。

抖音最火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是什么歌,抖音最火的某年某月某一天是什么歌曲?

午夜已至,满天星辰,正寂静地歌唱。我的思绪又回到过去,抵达那个大理石般的午后——公交车在宽敞的夕晖里狂奔,要这样的速度、这样模糊不清的风声与黄昏,才能稍稍追得上记忆。我知道自己坐上的那辆车,在太阳下山后,依旧能找到回家的路。

步过春光,醉老西窗,可知人间已荒。

久见天苍,久未见蒹葭芳,指尖风去茫茫。

酒余香望与山陵浇,雾遮人缓步过旧桥,花吹雪徐落清筝调。

也曾哭山木倒,醉说时孩童已老。

神远悄留墨,仙来懒唱调,再拜天朝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a58.com/19023.html